搜尋

2019.8.17


在幾年前開始意識到「想像空間」其實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寫實」在多數情況下都是習畫之人必經的一個過程,也是一直以來都讓我在創作上保有安全感的要素,之前在創作時習慣將畫面故事說完、說滿,但近幾年都在學習放鬆以及不把故事說死,也不斷嘗試寫實跟抽象這兩個極端的表現手法在畫面上的啟發及可能性,在藝術史的時間軸跟市場上,這當然不是多創舉的事情,但持續對自我進行嘗試、突破,紮紮實實的使自己得到了非常大的充實感。